沐君子

北居/忘羡

有借无还(白起学长❤)

     #嗯有假车#
 盛夏,太阳烘烤着空旷的校园,窗外的蝉声一浪高过一浪,头顶的吊扇吱吱呀呀的转动。准高三生们窝在蒸笼一样的教室里挥汗如雨的刷题,热的叫苦不迭。

      而我不一样。我此刻正捧着自己拔凉拔凉的小心脏,看着被我不小心打翻的咖啡模糊了历史书上一行又一行字迹。用两根手指拎起可怜的历史书,我悲哀的发现,大半本书都被我加量加浓不加价的咖啡浸的湿透。

“啧啧啧······我觉得吧,你这书算是废了。”同桌看热闹不嫌事大。

“唉,看来只能再去买一本了······”我自认倒霉,拉过抽纸盒做着无谓的补救。

“不用那么麻烦,高三的学姐学长们刚考完试,你随便找个人撒个娇卖个萌不就完了?”

······忽略那六个字这个主意还是很不错的嘛!

能懒则懒的我很快把这个方案付诸实践了。毕竟书店有那——么远,而学长学姐,嘿嘿嘿,触手可及啊。

******

放学。我背着书包上了五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刻苦学习的乖孩子。在高三一班门口探头探脑的看了半天,居然一个学姐也没有!

无奈,我只好硬着头皮叫住了那个看起来最娘啊不最温良无害的男生。

“那个,学长好,我想······”准备好的说辞还未派上用场,面前的男生脸色突然大变!眼里涌现出极度的激动,我甚至感到有刺啦作响的电流从他眼里窜出来······

猛地后退一步,冷汗直冒。

完了!不会遇到变态了吧!

正准备撒腿跑路,男生扭头向班内吼道:“白哥!白哥快来!有惊喜哦!!!”

白鸽?白哥?什么玩意儿??

******

“韩野你又怎······”成熟又醇厚的声线,带着还未褪去的少年的明快青涩传入耳朵,来人却在看到我的一瞬间止住话头。

虽然只有六个字,但,但对于一个声控而言,足够了!

太······太好听了!

我猛地转头,看向来人,只一眼,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棕色的柔顺的头发翘起几绺可爱的呆毛,琥铂色的眼睛里含着机警与不易察觉的温柔,小麦色的肌肤健康又张扬,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唇,俊美的有些过分。

这脸······这声音······心不受控制的越跳越快。

原来,真的有一见钟情这种事啊······

“咳······你·····找我?”

过分好听的声音让我本就迷糊的脑袋更加不清醒,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向这个帅气的学长说明来意,只记得我的声音又糯又软,像撒娇一样。

完全不受控制啊!你以为美色误人是说着玩儿的吗!

同桌!请允许我向你的高瞻远瞩表示敬意!

道过谢,我抱着怀里的历史书一点点挪远。翻开书,白起两个大字潇洒而有风骨。我决定要勇敢一把,抓住这个机会!牙一咬心一横顶着不用看也知道通红一片的脸,又跑回到两人面前。

“学长,我会记得还的······”

“不用了······”白起打断我。

“哎哎哎,要还要还!”韩野忙不迭的又打断白起,无视后者不解又凌厉的眼神,抓起笔就在书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一串数字。

“白哥的电话,一定记得打哦!”

······虽然娘啊不温良无害,但这个韩野学长,意外的上道呢······

我埋下头,心里的激动和欢喜小兔子一样要跳出来!

******

几年后,我抓着白起的警服领子把他扑倒在柔软的床上,一边厚颜无耻的伸手摸他精壮的腰,一边眯起眼调戏他。

“学长,你当年怎么那么单纯呢······真可爱~”

“学长,我还想借一样东西······”

我伸出手指点点他的胸口,还未开口,便被他环住肩膀猛地一个转身压在身下,右手被他紧紧压在胸口,他偏头来吻我的耳垂,沙哑的声线好听极了。

“早都是你的了。”

“这次真的······不用还了。”

                                                   ——END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