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君子

北居/忘羡

【病弱羡/be】爱你,千千万万遍(点梗 上)

#病弱羡&医生叽

#300粉点梗

#有关学术问题都是胡写,不要难为文科生

“世人少有爱惜光阴者,生死的道理难以悟透,距离模糊了死亡的威胁。”

“尽平生之力,我希望能让人类在死亡面前有争取的余地。“

“他曾说,这个世界太美好了,能多看几眼,就是幸福。”

******

“没有什么,这只是我和爱人的约定。“

说这话时,蓝忘机正被一群记者长枪短炮的围着,正正堵在礼堂的出口。Awaji-shima诊断标准的提出轰动了整个学术界。年仅35岁的N奖获得者蓝忘机迅速成为全球的焦点,抛开他最年轻的诺奖得主的身份,他和他的男性爱人魏无羡的爱情故事,也成了不少人饭后茶余的话题。

ALS因为发病隐匿,缓慢进展而难以被及时确诊。蓝忘机提出的诊断方法有效的填补了这一区域的空白。学术界为之疯狂的同时,蓝忘机在颁奖致辞里给出的答案更是让人唏嘘不已。

“我的爱人患ALS并因此去世。离开之前他曾说,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发现,帮到更多这样病人。“

“名利,金钱,荣誉,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年轻的N 奖得主悄然红了眼眶,”我找不回他了,什么都太晚了。“

******

去年的这个时候,莲花坞下了好几场大雪,意外的是,天空蓝的澄净明亮,没什么温度的阳光却明亮到了刺眼的地步。从采光良好的窗户外奢华的倾泻下来,驱散了病房里常年压抑清冷的气氛。

魏无羡裹着绵绵的病号服,骨节分明的脚踝被蓝忘机松松握在手里,舒服的脚趾都微微蜷缩起来。

“蓝湛啊,我觉得现在这样可好了。”

“窝在你怀里,晒着太阳,穿的绵绵软软的,”魏无羡伸了个拦腰,眼睛弯弯的眯起来,又向蓝忘机怀里蹭蹭,“要是你能亲亲我,就更好了。”

“嗯。“没有像往常一样轻斥他一声无聊,蓝忘机乖乖的俯身,吻上那樱色的唇瓣,魏无羡抬头,回应着这个温柔的吻,恋人的唇瓣像抹着最甜美的蜜糖,可以治愈一切伤痛。

而现在,斯德哥尔摩的冬天凛冽刺骨,蓝忘机稍稍有些长的头发被风吹的扬起又落下,盖住了他淡漠如雪的眉眼。他的唇角永远都紧紧的抿着,谁也不知道他心中有着怎样字字血泪的故事。

“ALS无客观的感觉体征,眼球运动通常不受损害。一般的患者也不会出现智力减退。“蓝忘机靠在车门上,不顾大片的积雪沾湿了他的黑色大衣,黑白颜色对比鲜明,蓝忘机的声音突然不再那么冷静平淡。”但不排除,记忆受损的症状。“

******

那时候,魏无羡已经不记得很多事了。每天早上蓝忘机带早饭去病房里,都能获得一个大大的笑脸。

“帅哥医生,你是不是看上我啦?“魏无羡吸溜吸溜喝着豆浆,白皙的手背上血管根根明晰,青黑色的针眼不知刺痛了谁的眼睛。

“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啦。“

蓝忘机还带着橡胶手套的手停在了半空,又微微颤抖着落下来,替埋头吃饭的魏无羡撕去蒸的热腾腾的红薯的外皮,避重就轻的回答道,

“你喜欢的人,是谁?”

“他呀,他是个小古板!平时就知道窝在小房子里做研究搞实验,每次陪我去游乐场都只会帮忙拿东西,坐在超快超高的过山车上还一脸平静,无趣极了。”咬了一口红薯,魏无羡有点噎到了,扭头就是蓝医生递过来的水杯,“谢谢啊……但是,”魏无羡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蓝忘机能看见那里出现了难得的生气与活力,“但是,他对我很好的。他总是默默付出着,还傻傻的躲着我,以为我不知道。”

******

主治医生爱上绝症病人的桥段在电视剧里也见不到几次,遑论是一向冷静稳重被誉为医生楷模的蓝忘机,遑论他爱上的,是一个同性的ALS患者,魏无羡。

蓝忘机的叔父,蓝启仁院长听到有关的风言风语后,气得满脸通红。在勒令蓝忘机在家反省不许上班之外,还动了把魏无羡转出医院的念头。蓝忘机不声不吭的在家中院子里跪了一个晚上,脊背笔直,被人掺起来的时候站都站不住。蓝启仁一天不松口,他就一天水米不进。最后还是蓝忘机的兄长蓝曦臣看不下去,软磨硬泡的让叔父松了口,同意让蓝忘机继续照顾魏无羡。

“随他去吧。”蓝启仁似乎也有些不忍,“那个孩子,没多少时间了。“

******

“那他叫什么名字呢?“蓝忘机把魏无羡抱起来放到沙发上,被他下意识的挣扎刺痛,转身回去把缠成一团的被子摊开铺平。

“嗯我想想啊,”魏无羡抱着冰冰凉凉的脚丫子倒在沙发上,努力的回想,“等等啊,我最近脑子不太好使……嗯叫……叫蓝,蓝湛!”

像是听到了动人的情话,蓝忘机的眉眼柔和起来,窗外的阳光明亮的正好,春天刚刚来临,柳树的嫩芽还是鹅黄色。

******

“蓝医生啊,蓝忘机啊,你叫我一声魏婴好不好?“

“嗯?为何?“

“小名叫起来多亲切啊!这可是只有我至亲至爱的人才能叫的!你快叫快叫!“

“……魏婴。“罕见的,一抹红晕爬上了蓝忘机的脸颊。

“嘿嘿~叫了我的小名,你就是我的人啦。“毫无逻辑羡得意洋洋的伸手搂上蓝忘机的腰,夹着鼻音哼哼唧唧,”你呢,有没有小名啊,昵称啊什么的?“

也许是花要开了,空气馥郁馨香,熏得人晕晕乎乎的,蓝忘记伸出手,把魏无羡更用力的揉进自己怀里,魏无羡的侧脸蹭上的还带着薄薄体温的柔软布料,淡雅的檀香涌进鼻腔,魏无羡能感到蓝忘记胸腔的微微震动。

“湛,”蓝忘机俯身,用鼻尖去嗅闻魏无羡头顶细软的发旋,“你可以叫我,蓝湛。”

******

蓝忘机收拾完了魏无羡的床,就坐到了他的身边,指给他看自己左胸口夹着的名片夹,“蓝湛”两个大字明晃晃的印在上面。

自从发现魏无羡只能记得蓝湛这个名字的时候,蓝忘机就迅速的把自己的名片换成了蓝湛,以期能唤醒魏无羡沉睡的记忆,哪怕是能让他忘记的再慢一点

“我就是,”蓝忘机压抑着快要破出胸口的紧张与期待,只觉得四肢百骸都开始疼痛,“你喜欢的人。”

我也是,非常非常爱你的人。

我有多爱你呢?日升月落,山水连绵,我给予你,从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

魏无羡的病情恶化的很快。

不久之后,他已经一点都想不起来蓝湛是谁,甚至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他会反反复复的询问蓝忘机您贵姓,把越来越多的时间用来发呆。曾经见牙不见眼的大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为了不让“看起来对我很喜欢”的蓝医生露出绝望表情的假笑。蓝忘机甚至不敢离开魏无羡半步,即使他看起来没有要轻生的念头,甚至会欣喜的指着窗外的树叶说,

“医生你看,秋天来了。”

“嗯,你喜欢秋天吗?”蓝忘机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眼里是浓郁的化不开的深情。

“我还好,可我依稀记得有一个人很喜欢。”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

魏婴,你还能回到我身边来吗。

——tbc

终于动笔病弱羡了!!激动不!开心不!

让我看到你们的小心心吧!

评论(27)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