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君子

北居/忘羡

【病弱羡/be】爱你,千千万万遍(中)

#病弱羡&医生叽

N奖的颁奖仪式总是在冬天。高纬度的寒冷令人麻木,心里那一直滴滴答答掉落的血似乎也凝结了,蓝忘机深深吸了一口干冷的空气,觉得有点缓过神来。他推掉不管不顾依旧连珠炮般提问的记者,闷头钻进了兄长安排的车里。大衣上融化的雪水沾湿了座位,蓝忘机看见坐垫上绣着一朵小小的凤凰花。


当你在心里千万次描绘过什么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任何一个有关于此的元素都会牵引出一场盛大的回忆与想念。蓝忘机只是出神的盯着那朵绣的活灵活现的花朵,任由它轻轻松松的唤起内心最深处的记忆。


******

去年秋天,医院花园里的凤凰木开的正盛。姑苏这地界,降温很迟,温暖湿润,只可惜天色总是阴沉,难得能有秋高气爽,色彩鲜明的时候。可这风影微微的一树红花,像是照亮了整片天地。


魏无羡是第一次来这四季宜人的温暖水乡。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趁着江澄还在办公室里黑着脸等检查报告,一秒都不耽搁的遛了出来,一头扎进医院的后花园。


花园里大多都是些穿着病号服的老大爷老大妈,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在这家鼎鼎有名的疗养院里度过余生。魏无羡一个长身玉立的大小伙子信步在园里溜达,背着手,哼着小曲,好不悠闲。经典的白衬衣搭上休闲的黑色铅笔裤,还有被江澄威逼利诱带上的黑色领带随着风上下翻飞,魏无羡一路上已经惹得好几个小护士悄悄红了脸颊。


“Autumn days~!”


小声嘟囔着,魏无羡舒服的眯起眼睛。只觉得已经爱上了姑苏这地界。闲闲漫步,一转身,看到了那颗红红火火的凤凰木,魏无羡稀奇的叹了口气:


“哇……这是个什么树啊……”


树下看似打太极实则已经注意这个年轻人很久了的老大爷老大妈们纷纷抓住了这个接话的机会,七嘴八舌的乱了队形,挤到魏无羡身边来。


“哦呦喂,这叫凤凰木喽。”


“哦呦小伙子噻?在这里工作噻?“


“来是探望病人啊,还是工作啊?”


……


魏无羡一下子被一大堆方言包围,真真没回过神来。好容易听到一句自己能听懂的,赶忙插话:“啊不是的,我是来住院的。”


“哦呦呦,可怜见的……小小年纪的…….”


“乃么豁特……”


鼎鼎有名的蓝氏疗养院,是以对绝症病人的临终服务与关怀为基本定位的,在这的老人都明白这个性质,听说魏无羡是病人,一下子都显示出同情惋惜的神色,咂嘴抹舌的唏嘘感慨着,弄得魏无羡手忙脚乱。


“哎呀哎呀,大爷大妈们,没什么的啊,我这不……”说着,一甩领带一转身,冲一众老年人抛了个标准的媚眼,“挺帅的?”


姑苏人惯于含蓄,这里又大多是老年人,难得见到魏无羡这样年轻有活力的小伙子,长的眉清目秀讨喜的很,老人们见他这么活气,都不由得大笑起来,栖在凤凰木上的小雀儿受了惊吓纷纷飞起,原本静谧的后院猛然间欢声笑语起来。魏无羡乖巧会说话,一口一个奶奶爷爷叫的众人欢欢喜喜。平日里都不怎么说话的老人们开心极了,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魏无羡也从始至终没有减少过脸上的笑容,尽全力给这些精神世界单调的老人们增添一点欢乐。


直到一个沉稳的男声插了进来:“医院内禁止喧哗。”


魏无羡探身望过去,头顶上正好落下来了一朵凤凰花,带着热烈的色彩砸上魏无羡的头顶时,他也看见了那个穿着白大褂的,神色一派肃然的医生。肤色白皙,如琢如磨,带着银边眼镜,瞳色淡若琉璃,俊极雅极。


后来魏无羡曾多次回想过当时这个场景,都觉得那一刻美好的不可思议。只觉得那个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褂的修长身影,像永世难忘的北斗,穿透岁月的黑暗,姗姗来到他的面前。*


******

车子无声无息的停在城郊的墓园门前,外面开始飘起薄薄的雪花,蓝忘机整整衣服,准备下车。开车的司机忍不住回头,叮嘱一句,“蓝二公子,也请多注意自己的身体。”蓝家的佣人都知道,二少爷进了墓园,没有人提醒他,他可以在那里靠着墓碑发一整天的呆。腿上和腰上的病就是这样落下的。


“我知道的,谢谢王叔。”


评论(1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