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君子

北居/忘羡

【忘羡/病弱羡】爱你,千千万万遍(下)

#大结局,be预警

从后备箱里拎出两坛酒来,蓝忘机迈步走向墓园的大门。斯德哥尔摩一行结束后,蓝忘机回了一趟姑苏,用N奖的奖金设立了ALS援助基金会,处理好医院的一切事宜,便马不停蹄的来了莲花坞。

莲花坞的冬天干冷,对于在水乡生活惯了的蓝忘机来说不好受。凛冽的风刮在脸上,比刀割还痛。嘴唇干裂出血,却再没有一个被裹在厚厚围巾里的人,会转过身来,说:“蓝湛!需要润润唇吗?”然后,那个人会踮起脚,呼出的白气氤氲开来,在模模糊糊的视线里,蓝忘机会得到一个湿热温柔的吻。

冬季的墓园比以往还要来得清冷。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上落满了干枯的枝叶,踩上去沙沙作响。城郊空气清新,天色湛蓝,就像魏无羡以前最喜欢的那样。

“蓝湛你看!今天的天色和你一样好看!”

墓碑是新建的,很简洁。魏无羡此人,仗着自己长的好看身材好,从来不喜欢研究穿衣打扮。照他的话来说,就是,“我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要靠打扮?”所以他去世后,蓝忘机按照他一贯的喜好,选了最简洁朴素的黑晶玉色大理石。

每每过来,蓝忘机都不敢去看墓碑上那一张照片。没有失去挚爱的人怕是难以轻易理解那样的痛。四肢百骸麻木而沉重,骨头最深处泛起细细密密的痛楚,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感受不到头脑的晕眩,所拥有的,仅仅是像火一样能灼伤心扉的爱。

我不怕大雪肆虐哀鸿遍野,也不怕愚昧困顿画地为牢,我只想在那开了大红花朵的凤凰树下,再见你一面。

“魏婴。”

蓝忘机灌下第一口酒的时候,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哽咽而颤抖,绝望而无奈。姑苏的天子笑和渐渐开始飘落的雪花混合出一种奇异的冷香,勾人极了。蓝忘机靠坐在墓碑上,开了另一坛酒,倒了一些在地上,轻轻的开口:“魏婴,你不是想让我陪你喝酒吗?我来了。“

“我已经完成了你的嘱托,我真的已经等不及去找你了,你不会怪我吧。“

世界上最远遥远的距离,是两个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魏婴,如果我俯下身,贴近地面,你能听见那颗依然因你而跳动的心吗?

对于医生来说,救活一个人可能不太容易,但杀死一个人,或者说杀死自己,那是最简单不过了。只需要3到4毫克的乌头碱,立刻死亡也不是什么难事……

蓝忘机突然想起来以前一个同事说过这样的话,当时他还微微的皱眉觉得这样的说法不尊重生命,今天才知道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药物干预,多好的方式,能离开的体面点,见到魏婴的时候,还是他所喜欢的,干净整洁的模样。

******

几年后,基金会的运转越来越顺利起来,蓝忘机提出的诊断方法也在临床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成千上万的人因此受益。

蓝启仁院长退休了,蓝曦臣接过了医院的管理权,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在莲花坞开了一家分院。尽管气候不太有利,但还是种满了凤凰树。花季到来时,依旧是满树热烈的大红色花朵。

“我希望能在云梦莲花坞开一家分院,让这边的病人也能享受到先进的治疗和疗养技术。“

“尽管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理,但我希望,能在里面种满凤凰树。“

“请不要对我的死因妄加推断。当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我怀里咽气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我要完成他对我的期望。”

“深情即使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end

我终于写完了300fo点梗……可是还欠着400粉点梗……可能过不久又是500粉点梗…….救救我吧qaq

评论(13)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