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君子

北居/忘羡

【忘羡】两厢欢喜(点梗)

#皇子羡&侍读叽

#400粉点梗花吐症


“六曲阑干三夜雨,倩谁护取娇慵。可怜寂寞粉墙东。”




魏无羡发现自家侍读不对劲,是在这个秋天。



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时机,因为我们鼎鼎有名的二皇子,正被赐婚一事烦的焦头烂额。饶是他想要更多的关心自家侍读,也是有心无力,更何况自家侍读不肯告诉他得的是什么病,魏无羡也只能派人送去上好药材,每日问候罢了。



无怪乎旁人开始猜测两人间是否有了什么间隙。



魏无羡带着假笑穷尽所学的婉拒隔壁国的宝贝公主时,蓝忘机正压着咳嗽,帮魏无羡整理好书房里散落一地的书籍。



“蓝湛!哎呀你怎么来了也不找人通报一声!你还生着病呢,这种活交给下人去做就好了!”得到消息的魏无羡裹着一身萧瑟秋意冲进了书房,不由分说夺下蓝忘机手上的书,把随身带的檀香小暖炉塞进蓝湛怀里。“抱好了。“



“不妨事。”蓝忘机垂下眼,淡淡道。微凉的指尖扣上温热的手炉,妥帖的感觉一路蔓延到心里去。



魏无羡皱着眉头看看自家侍读几日不见越发苍白的脸色,心里总归是难受,三两下解了身后的披风,覆在蓝忘机的肩上。尽管比蓝忘机低了点,还是要踮起脚搂了他的肩,“蓝湛,深秋了,怎么还穿的这么单薄?“



温热的体温透过白色的大袖衫印在蓝忘机的肩膀上,舒服极了。可蓝忘机却僵直了身子,浅淡的琉璃色的眼中隐隐露出些压抑的痛色。悄无声息的向旁边退了一步。



“多谢殿下关心,臣无事。”



魏无羡看他这般反应,也一时没了言语。大概是陪在身边的时间久了,魏无羡对蓝湛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向蓝忘机身上靠,喜欢和他有肢体接触,似乎这样就能表达出对于自家侍读的独特亲昵。可是蓝忘机每次都会不动声色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从魏无羡为他划定的亲密圈里退出去,带着脸上那一贯冷静淡然的表情。



每当这时,魏无羡就会觉得心里被什么刺了一下,酸酸麻麻。他曾暗暗告诫过自己,不要总是自讨没趣,可身随意动,意随心动,靠近又推开,在反反复复的疼痛中,怕是已经习惯了。



魏无羡心里苦笑,却还是真心实意的关切,“拢严实点,今天风大。”魏无羡说着,视线在书房里转了几圈,停在一个角落里。少年人干净的声线里带了惊喜,像是薄荷里加了蜂蜜,有着清新的甜意。



“蓝湛你看!是秋海棠!”带着薄茧但依旧白皙的手指捻起那朵粉色的娇嫩的花朵,正正举到蓝忘机的面前。“怕是今日风大,把花园里的花都吹进来了吧。”



“自然肠欲断,何必更秋风啊。”魏无羡是风雅之士,而手上的这朵花又太过美丽,以至于夺去了他全部的注意力,让他没能注意到自家侍读苍白的脸色上那一点微妙的惶恐。



******



“二殿下,皇上传您去御书房。”


小宫女矮身的拜了拜,恭恭敬敬,头上的简单的沙花在风里颤了颤,也是粉色的秋海棠。


“知道了。”



黎国的二皇子魏无羡,年少有为,风华正茂,是潇洒恣意的少年郎。早有各国的公主委婉却真诚的托自己的父皇传来嫁娶的意愿,可都被魏无羡一一拒绝。时间久了,少女们也都失去了信心,魏无羡得以过了一段清净的日子。可最近,不知哪里传来的闲言碎语被皇上听了去,说是这二殿下之所以不接受联姻,是因为他有着龙阳之好,且心里早有了人。



宠爱二皇子的皇上自然是不太信,恰好最近卫国国君带着他的小女儿来拜访,皇上寻思着卫国的实力和地位,又见了那个通情达理娇小可爱的绵绵公主,觉得这是个解决自己儿子终身大事的好时机。而昨天小公主独自去游览御花园时,碰上了在花园里读书的二殿下,惊为天人,一见倾心。皇上自是喜不自胜,当即想要为两人赐婚。



得到消息的魏无羡飞速赶去阻止,怕是说话冲了点,在卫国国主前有些失礼,得到消息的小公主把自己闷在房里哭了一早上。心里打好的算盘被突然打乱,再加上听到的风言风语,皇上龙颜大怒,强硬的就要给魏无羡赐婚。逼得魏无羡只能从小公主这边下手,三番五次劝说她放弃这个想法。



“我已经有真心相爱的人了。”魏无羡墨色的瞳孔里满是真诚和隐隐的温柔,“我很爱他,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爱他了。”



绵绵睁大了一双哭的通红的兔子眼,抽抽噎噎的问道:“是谁啊?有我好看吗?”



还是个小姑娘啊,魏无羡偷笑,半蹲在坐在椅子上的绵绵身边,抬头去看那双可爱的眼睛:“嗯,他很好看。他…….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眼看着绵绵眼睛里又有泪水渗出来,魏无羡挑起嘴唇,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微笑,“绵绵你也很漂亮,很可爱,可是,不是因为好不好看就能喜欢上某个人的。我很爱那个人,只是因为他是他。”



“不哭了好不好?你以后一定会遇到一个,只喜欢你的人。在他眼里,你就是这世间,最好看最可爱的小仙女。”



“我真的很爱住在我心里的那个人。”魏无羡眼神渐渐开始飘忽,无意识的落在房间里的书架上,似乎在透过空气看什么人。“他很好看,喜欢穿白色和蓝色的衣服,眼睛好看,鼻子好看,嘴巴也好看。就是不太爱笑。他很厉害,也帮了我很多。”绵绵目不转睛的看着魏无羡,他的脸上是无法错认的深情和专注,“我喜欢了他很多很多年。”



“那……他也喜欢你吗?”绵绵忍不住出声问道。



魏无羡有那么一瞬间想告诉绵绵实话,说他不喜欢我,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可魏无羡还是垂了头,避开绵绵打量的眼睛,



“他知道我爱他。”



“他也……同样爱我。” 



魏无羡后来又在自己宫中的书房里抓到过好几次不停劝告前来整理书籍和手稿的蓝忘机,也有好几次在独自关着门窗看书时,发现书房的角落里有着小小的粉色秋海棠和散落的几片花瓣。从粉红到深红,愈来愈夺人心魂。



这代表着苦恋的花,是怎样出现在书房里,又是在诉说着谁的心情呢?



接到蓝忘机病重在家卧床休养的消息的时候,魏无羡刚刚说服绵绵去劝说皇上打消赐婚的想法。闻言,当即扔下了手头一切事物,连马车都没有准备就独自骑马出宫,直奔蓝府。留下绵绵在一旁露出打量思考的神色。



“蓝湛!”


“参见二殿下……”


“免礼免礼,你们家公子呢!“


“殿下请这边来。”



******


在看到咳出的花已经带血时,蓝忘机就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秋海棠,断肠花。得知皇上要给魏婴赐婚时,蓝忘机其实没有特别惊慌。以前这样的事少说也四五回了,总是有惊无险的度过。



可这次是不是不太相同?



那个叫绵绵的女孩子,长相清秀可人,也比较通情达理,而最近卫国强大起来,黎国国君已经明确的表示出了想联姻的意愿。最重要的时,魏无羡似乎对绵绵很有好感,三番五次的去和她见面,并且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



那天,花园里的阳光正盛,小亭子旁的一树秋海棠都开了,好似一朵轻飘飘的粉云,诗意浓的要溢出来了。



蓝忘机寻思着这样的天气正适合晒晒书,于是先进了花园看看,谁料正好撞上绵绵公主和他们家殿下在亭子中说话。


 

饶是饱读诗书的蓝家公子,在那一刻,所能想到的也只有两个词。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胸口处突然有刺痛感,蓝忘机皱着眉头站在原地,想等待这阵痛意过去,谁料嗓子处发痒,忍不住以手掩嘴轻轻咳嗽,手心触到柔软的物体,他讶异的摊开手掌,一朵娇嫩的粉色秋海棠就静静的躺在手心。和一旁树上的别无二致。



“咦?蓝湛?”魏无羡眼尖,看到了站在远处阳光下的蓝忘机,”站在那作甚,过来啊,蓝湛!“



隔得太远,魏无羡看不清蓝忘机的神色,只见他听到喊声之后向这边望了一眼,竟转过身提脚就走。 



这是……怎么了?



蓝湛压着心中的惊诧和恐慌,尽量平静且快速的回了蓝府,一头钻进了家中最老旧的藏书楼。



花吐症。



气血郁结,爱意催化。无药可解,得吻方生。



而秋海棠



蓝忘机平静的看着木箱中愈积愈多的秋海棠,内心千万盘算如何不被发现。却从来没有想过,把这些由浅粉到深红的花碰到魏无羡的眼前,给他说,你看,这都是我的心血,我的爱。而站在我面前的你,是我的命。


******  



魏无羡推开门的时候,当即愣在了原地。



蓝湛的榻上,到处都是粉色深粉色的秋海棠。有完整的花朵,更多的是散落的花瓣,甚至带着斑斑血迹,纠结在一起,几乎要埋没掉被褥下的蓝忘机。



秋海棠无香,满屋子依旧是魏无羡所熟悉的,淡雅的檀香。



而魏无羡的眼泪,一瞬间就掉了下来。



“蓝湛…….”魏无羡刚想出声质问,却看见蓝忘机熟睡的侧脸,剩下的话全吞进了肚子。他颤抖着伸出手,捧了满手的花瓣,满手的爱。



昏睡中的蓝湛眉头还是紧皱的。鸦羽似的眼睫,淡樱色的嘴唇,躺在千层的花瓣之上,若放在平时,魏无羡定是要取笑一番蓝湛的,却在心里暗暗的欣赏这一副美景。



可现在,魏无羡只觉得这美丽中透着无尽的血色与恐惧。像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淬着名为嫉妒的毒药,从心脏最深处最柔软最甜美的地方,刺进去,搅动。每个指尖都在疼痛的作用下抽动,让他甚至难以去触碰蓝忘机的脸颊。



对于花吐症,魏无羡有所耳闻,甚至还称得上是十分了解。他爱了蓝忘机那么多年,每天看着人在身边用恭敬地语气叫自己“殿下”。而只告诉他的魏婴一命,从来没有被那低沉好听的声线说出来过。



魏无羡曾想过这样下去他还能撑多久,于是偷偷的去书库里翻动竹简,便看到了花吐症的相关记载。魏无羡甚至想过,如果自己得病,药石无医的时候,能不能讨来蓝公子的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魏婴……”



蓝忘机难受的挣扎起来,语气黏黏糊糊的呢喃着什么,魏无羡赶忙去听,却听不分明。



“你说什么?蓝湛?“



魏无羡有些着急,双手撑在蓝忘机的枕头两侧,极近的俯下身去,耳畔的碎发都被炙热的气息吹动了,却还是没能听清让蓝忘机念念不忘至此的是哪几个字。



魏无羡微微抬起头来,目光从蓝忘机的额头移到鼻尖移到嘴唇,就停住了。



如果我吻了他,会怎么样呢。



魏无羡像被蛊惑了似的低下头去,触到微凉而干燥的唇,试探着伸进去舌尖,就有了一种想要吮吸的冲动。



蓝忘机被梦魇缠住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像是要死了一样,秋海棠开在心上,现在却是像要被人连根拔起,带着零碎的血肉,痛彻心扉。



可意料之外的,有什么气息靠近了,伤口不在那么疼了,像是有谁以及其轻柔的手法拂过那朵开在心上的秋海棠,摘掉了它,心里却只觉得喜悦与轻松。心血快要被耗尽之时,有人为我续了命,大约就是这种感觉。



蓝忘机睁开眼睛的时候,正看到魏无羡轻轻闭着的,还在微微颤抖的眼睫。而两人的双唇之间,正轻轻含着一朵,娇嫩无比的海棠花。


******



“殿下,臣以为,送给卫国公主的贺礼,还应再斟酌斟酌……”


“嗯。“


“殿下觉得,加上香木十根如何?“


“嗯。“


“……殿下有仔细听吗?“


“嗯。“



“蓝湛你看,海棠花开了,“

 

                            ——END

评论(4)

热度(119)